笔趣阁 > 神鬼行纪 > 第四百零七章 破密

第四百零七章 破密

?热门推荐:
????(防盗章节)此刻远在南山口,玉晶子和柳三通正好从南台山处出来,凉风习习,漫天星斗。本就微凉的荒原,不由得更加寒意料峭。极北高空,屡屡灰雾翻飞。

????此地距山下平原已经不远,站在山口,借着清朗月色,遥遥还可见到西京北部的永明宫含元大殿。

????这时,柳三通开口道“当年我入山归隐之后,再也没有来过西京,时隔两百多年。如今再看,才知道西京真是个非凡之地。”说罢冲霄而起,飞入云端。

????两人刚刚飞至听涛阁不远,旁边树林上空白光一闪,出现陆玄灵。

????玉晶子随之落向树顶,脸色严肃“神君,这么着急,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????陆玄灵转身到“稍等片刻!还有一位道兄快来了!”随后不久,西方天空掠来一个人影,正是许镜!

????许镜多年不见,气势比以前更为精纯。崆峒山那边,暂时还没有动静,想来许镜还在等待时机。

????飞到一处,四人互相见礼,许镜看了看陆玄灵,察觉到变化,眼底划过一丝精光,淡笑道“这大半夜的,怎么急匆匆就要我过来?神君,莫非是碰到什么棘手的事了?”

????陆玄灵点头道“几位道兄,西京发生大事了!三天之前,西京九大神社,所有鬼神、天神已经全部被屠杀一空!城内隐藏的散仙,也被暗中赶尽杀绝。消息暂时还未传到城外。”

????三人大惊失色“什么!”柳三通急问“怎么可能!西京是什么地方!天神都有三位,地仙以上的散仙有三四十个,这么多的高手,怎么会悄无声息被杀光?”

????玉晶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面色深沉而又急迫“神君!此事实在是惊人!说出去只怕无人肯信,你可确定无疑?”

????三人之中,唯有许镜听后,暗暗皱眉沉思,一言不发!

????陆玄灵回道“延兴神社我已经去看了,里面的鬼神全部死光!只剩下四个看门的鬼王,现在已经被我擒住!建福神社也空了,里面只有一些魔道中人。”

????“东台、灵岩、卧龙、青森全是空社,剩下大福、太合、天护三个神社,我暂时还未去看,想来也已经被杀光殆尽!其他小神社估计也难逃劫数!”

????“玉晶子道兄,你那下院中救下两个凡人,就是从建福神社侥幸逃出的。”

????三天之前,陈玉卿突然找到自己,说进驻西京的时机已到,当时自己还不理解。现在才明白,原来西京的高手都在当晚已经死绝。陈玉卿一定是察觉了此事,才让自己来的!

????今晚正好会有背后之人来延兴神社接头,陆玄灵把他们叫来,便是要提前做好准备。

????玉晶子吃惊问道“怎么会这样!天神之境,也被杀死?究竟是谁有这样的法力?难不成是真仙、玄仙?亦或是不灭天神?”

????陆玄灵摇摇头“我也不知道!那人一定法力通天。此事已经超乎我预料,我找三位来,不是让三位趟这次浑水,而是想问问,你们有谁可知道九宫螺旋阵?”

????柳三通面露疑色,与玉晶子互相对眼看了看,摇摇头。许镜沉默片刻,沉着脸色到“看来那帮魔道中人又要动手了!”

????玉晶子听后愣了片刻,指着下方庭院到“诸位,还是下去说吧!”四人落入庭院,来到厢房坐定。

????“神君可要去看看那二人?”玉晶子问道。

????陆玄灵摇头道“不必了!有你徒弟出手,想必他二人无甚大碍。眼下还不到我与他们缘结之时。九宫螺旋阵,到底是何物?”

????许镜抚须到“怪不得,怪不得,难怪这些神社被杀光!他们是怀璧其罪,自找麻烦啊。”

????陆玄灵不解问道“怀璧其罪?自找麻烦?”

????许镜点头“世人只到这西京城万年气运,自古以来神秀异常,有人道之力镇守。其实却不知,西京能有此气运,全赖上古大周皇帝姬重召集仙山高人所立的九宫阵法!”

????陆玄灵心头一颤“姬重!”他悄然将意识连接上姬轩!

????许镜并未注意到陆玄灵的心绪变化,继续道“据传上古圣皇陛下征战天下,持有一把人皇宝剑。后来圣皇天逝,宝剑残片被姬重收集回来,重铸成九把护国宝剑。”

????“其中一把承天剑,便投放在西京城地下深处。为防妖魔破坏,姬重陛下命高人从南极搬来一块元磁巨石覆压,又引九幽寒泉流入,火眼环绕。”

????“再加西京九河天然阵法环绕,可算是仙凡难伤,万劫不坏。因有人皇宝剑威力,西京自古以来人道兴旺,风调雨顺,百业归新。”

????“不过五百年前,大兴王朝破灭,天下大乱时。西京消息为魔道所知,他们意图掘出宝剑,颠覆天地。便纠集溟泉老怪、八荒散人,齐聚西京。”

????“这些人趁着天狗食日,地脉移动火眼熄灭时,设下颠倒阴阳阵法,引地气外散。西域的多脚老魔用九霄神梭钻入地穴深处,整整两个多月,差点穿透地层。”

????“幸得正道知晓,峨眉、昆仑、南山三派,邀请天下神人修士,围攻大战,苦斗多日,才将妖魔驱走。”

????“当年魔道只有溟泉老怪、八荒散人逃走,其余皆被绞杀。他二人虽走脱,溟泉老怪却在争斗时被七蜻真人摧毁心脉,肉身僵死,至今还躲在大荒外,不敢露面。”

????“八荒散人逃亡南疆,又被半芝散仙擒住,现下镇压在南海空明岛大火山底下。此事过后,西京灵眼被坏,又加之地层穿破,阵法威力大减。”

????“后来一位正道高人提议以移花接木之法,借西京大地为本,聚地风水火之气,炼成九根胡桃木桩,环绕西京再补一封印阵法。”

????“此阵名为九宫螺旋阵,外以九宫布局,内成螺旋之势。以封印护持,一则维护人皇宝剑威力,二则扩展阵法地域,庇佑西京百姓。”

????“诸位仙人将胡桃木桩深埋大地之下,借天罡法力,镇守西京。又在地面建起九座神社,留下九个神道中人来镇守。”

????“当年那些神社,有几个先后被毁。不过虽有变动,后来却都在高人的暗中主持下,又重新恢复,便是如今的西京九大神社。”

????“神君,你说九大神社鬼神全部被诛杀,一定是有人想要破坏封印,再次冲破地层,盗取人皇宝剑!此事当年我崆峒派也有参与,所以知道不少!”

????陆玄灵顿时疑惑开解,怪不得韩景庭身为皇帝,却要大肆修建延兴神社。而建福神社本为太子行宫,后来也成了神社!

????至于九柄人皇宝剑!想到这里时,心底忽然传来姬轩的声音“紫微软剑便是其中一把!那可笑而又白痴的阵法已经被破了,看样子,这些人还不知道!”

????旁边三人根本未察觉到,陆玄灵此时正和他们口中的上古圣皇对话。

????过了片刻,姬轩的声音再度传来“刚才我已推算过,这件事牵扯到一些对你来说颇为厉害的人物。你暂时不必插手,放任他们去破坏封印。”

????“他们取出宝剑,不是为了破坏天下,而是另有打算!以朕看,甚至关键时候,你最好帮他们一把!”

????“什么?放任他们!还要我帮他们?”陆玄灵满心惊奇“那西京怎么办,会不会错过占据西京的机会?”

????姬轩回道“不会,等他们取出宝剑之后,你再动手驱赶他们不迟。那贼人布下的上古剑阵早已被破坏,不然你以为紫微软剑如何出现的?”

????陆玄灵便转又问“好!那九座神社呢?现在我已占据一座!灭杀鬼神之人,和破坏封印的那些家伙并不是一路。”

????姬轩略微停顿一会儿,才继续回到“至于九座神社,眼下都可以占据。最好今晚就动手,错过今晚,事情会麻烦许多。灭杀那些鬼神的高手,时候到了,我自会帮你处理。”

????陆玄灵立即到“好!待会我尽快行动。”

????视线转回室内,许镜把阵法来历说出后,却拧起眉头“只是这事让我好生奇怪,西京城内的仙真全部被灭杀,为何南山派近在咫尺,却没有任何反应?”

????玉晶子突然插话道“这事或许我知道!”众人全部将视线转到他身上。

????“大家可否记得,南山派与青玄道派两百年一次的掌教符印争夺之战,马上就要开始了。南山派中人,一定是要保存全部精力,应对这场斗法。”

????陆玄灵微微疑惑“青玄道派?两百年争夺掌教符印?他们不是东海一门派么,怎么会和宇内五真之一的南山派争夺掌教位置?”

????玉晶子解释道“这个说的远了,南山派本名太真紫府玉辰金仙道,又叫做玉辰道,如今才改名为南山道。”

????“南山道在两千三百年前,不知何故就分成了两个支派,一派坐镇本山,另一派分出去叫做青玄道派。”

????许镜也开口道“不错!坐镇本山的南山道在前朝受到朝廷打压,自此一蹶不振,至今都不曾恢复。反倒是别开一门的青玄道派,发展如火如荼。”

????“这个青玄道乃是一位大能所创,据传他出身南山道,却获得了上古青玄天章,修成莫力,号称青玄祖师,位居东海仙岛。”

????“此派传承至今门人颇多,最善修持内丹之道和仙剑术,而且还吸收了一些外派别法。”

????“行事也和剑道颇为相合。当年我云游天下时,曾在北极黑铁山和他们碰上,暗中以观察他们的内丹法脉,竟然隐隐有上古玄仙之气象。”

????“青玄祖师本就是南山派出身,当年他别开一门后,曾放言每过两百年,就会回山一次,争夺掌教符印。南山派越来越势弱,却还一直占据着主动。”

????“算算时间,这一次争夺战又在眼前,南山派最近也在封山不出,想必是要保存实力。那青玄派,倒也不愧是一个名门分支!”

????听他如此夸赞一个道派,陆玄灵却不知为何,总觉得他话里有话,看似是在夸奖,实则暗含了几分讽刺之意。

????商议半个时辰后,三个道人主动要求参与此事。陆玄灵说时机未到,三人便先行进南山隐藏起来,静候佳音。陆玄灵则转身飞往卧龙神社,那里距离延兴神社最近,先去探探那!

????话说杨孝忠那头,见一点火花直袭自己面门。来势甚急,避无可避,满想用尾去挡。

????谁想火花炸开,生出千朵,迅速扑开乱烧。杨孝忠一时手忙脚乱,顾了这个,顾不了那个。

????一个疏忽,被一团火焰扑身而上,立下如跗骨之蛭,扑不灭,消不去,烧的是疼痛难忍,连施法都难。

????李澄飞身遁走,杨孝忠想要上前再追,却火焰难灭。只得停了下来,运功许久,才将火焰逼开体外,气得他大怒,冲天怒吼。

????就在这时,耳边传来一声嘲讽之笑。他顿时惊怒交加,扭头看去。却见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生的唇红齿白,发束金带,身穿青红宝甲。

????其人拿着一柄长剑,站在树枝上,正哈哈大笑。杨孝忠不禁头发倒竖,大喝道“哪里来的小杂毛?笑个什么?”

????这少年回到“我笑你不知天高地厚,这样的地方,你们还敢大摇大摆出来,真是不知死活。我要是有刚才那位前辈的法力,定要当场斩了你!”

????杨孝忠到了此时,气的肝火欲裂,不禁大呼道“小辈做死——”便将身一转,取出一把黄泉梭,挥手处,一道星火红光,向少年疾驰而来。

????少年虽知道厉害,但逃走时还不忘嘲讽“老怪羞怒来也!快走快走——”即转身撒腿,如电一般向东逃走。

????杨孝忠一见,愈加愤怒,催动剑光,从后飞追来。少年越跑越快。但杨孝忠积年修为,更是不弱,愈追愈近,身影过处,撒开的剑气,削的枝叶纷纷飞落。

????就在少年与红光相离不过五丈光景,危险至极时。少年知道难逃,一边飞奔,一边连忙呼道“慢来慢来,我有话说。”

????杨孝忠大声骂道“少说废话,今天必要抓了你,吸光真元,再把你躯壳炼成铁尸,嫁给邙山老怪,要你生生世世做兔子!”

????少年打一个哆嗦,复又道“老怪你别猖狂,一山还比一山高,休要以为天下无人。你若敢伤我,我家师傅定然不会放过你。你趁早放我离开,如若不然,要你好看。”

????杨孝忠早已急火攻心,愤怒至极。自家也有师兄弟,难道怕了不成?

????。